所長介紹
關于研究所
主要服務項目
模塊研究中心
  職業技能評價中心
  職業技能研究中心
  國有資產管理研究中心
  案例分析
  各地動態
  政策前沿
  實踐指導
  媒體報道
  中心介紹
  系列講座
  研究成果
  業務范圍
  專家團隊
  核心優勢
  直面國企改革
  國企內涵及概念
  國企地位作用
  國企體制改革
  國企機制改革
  國企結構改革
  混合所有制改革難點
  卓越績效研究中心
  產業創新研究中心
  公共財政績效管理研究評價中心
  戰略研究中心
  營銷研究中心
  生產運營研究中心
  知識管理研究中心
  企業大學研究中心
  組織變革研究中心
  人力資源研究中心
  風險管理與內控研究中心
  學習與發展研究中心
行業研究中心
研究團隊
研究成果
碩博招生
學術活動
合作機構
中大管理論壇
《中大商業評論》
最新動態
人才招聘
返回首頁
天津進一步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的實施意見

  為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和市委十屆四次全會精神,解放思想、擴大開放,以調整重組、放開搞活、清理退出“三個一批”為抓手,以規范經營行為、資產保值增值、公平參與競爭、提高企業效率、增強發展活力、承擔社會責任為重點,進一步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產監管,現提出2014至2017年國資國企改革實施意見。

一、以市場為導向,加大國有資本布局結構戰略性調整

  1.按照不同國有企業功能實施分類監管。競爭類企業,主要涉及制造業、商貿物流、房地產、金融等領域。這類企業以市場為導向,以實現經濟效益最大化、在全市經濟發展中發揮骨干作用、成為行業排頭兵為目標,兼顧社會效益。重點關注經營績效指標和主業持續發展能力。

  公共服務類企業,主要涉及能源、交通、水務等領域。這類企業主要提供公共產品和服務,以確保城市正常運行和穩定、保障民計民生、實現社會效益最大化為目標,兼顧經濟效益。重點關注安全、產品品質、成本控制和服務質量。

  功能類企業,主要涉及各類投融資平臺、資本運作平臺等領域。這類企業以完成政府重大專項任務、服務戰略性任務和實體經濟為目標,追求經濟和社會的綜合效果。重點關注融資能力和風險控制。

  對涉及跨上述分類業務的企業,根據企業實際情況,實施差異化管理。企業分類可動態調整。

  2.推動國有資本更多投向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加快國有資本從傳統產業向現代制造業、現代物流、金融等現代服務業、戰略性新興產業集中。進一步優化國有資本在城市基礎設施、能源保障、民計民生等領域的資源配置,重點提供公共服務,保障城市經濟安全,保護生態環境。到2017年底,90%的國有資本聚集到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國有資本布局聚集到40個行業左右。

  3.推進國有資本向境內外優勢區域布局。按照全市總體規劃,調整國有資本空間布局。繼續推進企業東移搬遷改造。加快國有企業“走出去”,推進國有資本向國內資源豐富的地區布局,向比較優勢明顯的地區布局,解決能源和資源短缺問題,提升市場競爭力。圍繞實施國際化經營、開拓國際市場,推動跨國并購,加強與境外企業的合資合作。

  4.加快劣勢企業與低效資產清理退出。屬于低效資產范圍的企業,原則上整體退出。采取股權轉讓、引入社會資本改制、合并、資產和債務重組等方式,實現國有資產清理盤活。對資不抵債、扭虧無望的企業和“殼”企業,采取依法破產、清算注銷等方式,實現國有資本退出,并妥善安置好職工。到2017年底,600戶低效企業退出市場。

二、加快重組整合步伐,完善國有資本運營主體

  5.加大集團層面資源整合和重組。按照產業相近、行業相關、主業相同的原則,通過合并、劃轉、并購等多種方式,加快推進重組整合,打造我市優勢產業集群和城市競爭力的核心載體。到2017年底,集團調整到35家左右,形成10家以上品牌優、效益好、行業領先的大企業集團。

  6.加大競爭類企業重組。圍繞完善和提升產業鏈,發展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依托重點集團,推進資源整合,加快建設主業創新能力強、資本運作能力強、整體競爭力強的大集團。對產業鏈相連、價值鏈相關的集團,應加快做實,成為市場競爭的主體,提高資源配置能力和管控能力。對產業鏈聯系不緊密、價值鏈關聯度不高的集團,逐步打造或組建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到2017年底,力爭2至3家集團進入世界500強。

  培育金融龍頭企業。整合優質資源,加大國有資本投入,支持銀行、信托、保險、證券等地方金融企業穩健快速發展,打造1至2家資產過萬億銀行。

  7.加快公共服務類企業整合。圍繞提升城市能級和服務民生能力,推動能源、交通、水務等領域資源的整合,培育功能完善、保障有力、可持續發展的大集團,有條件的可改組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積極履行社會責任,發揮示范帶頭作用。

  8.做實做強功能類企業。圍繞服務實體經濟和完善城市基礎設施,打造運作高效、作用突出的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或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吸收社會資本,搭建國有資本與非公資本合作平臺和橋梁。

  做大資本運作平臺。統籌境內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加大股權運營、資本運作和資產重組,提升融資特別是上市融資能力,支持國有企業改革發展。

  做強產業投融資服務平臺。為重大產業項目和科技“小巨人”提供貸、投、融、擔等全方位金融服務,加快產融結合,助推產業升級。

  做優基礎設施投資平臺。細化城市基礎設施投資功能,精干主業,優化資本結構,降低融資成本,增強資本實力,創新融資方式,防范系統風險,提升可持續發展能力,增強市場化運作水平,在城市基礎設施領域發揮關鍵作用。

三、深化公司制股份制改革,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

  9.分類分層推進股份制改革。除少數承擔政策性職能和特殊目的公司外,國有企業應積極吸引各類社會資本,進行產權多元化改革,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著力推動二級核心骨干企業股份制改革,帶動三級及以下企業全面放開搞活,形成一級強、二級活、三級專的梯次發展格局。到2017年底,核心骨干企業80%以上實現股權多元化,其中混合所有制占到較大比重。壓縮產權鏈條。通過股權劃轉、合并、轉讓等方式,清理整合三級以下企業。到2015年底,集團的法人管理層級基本控制在三級以內,完成清理整合工作。

  10.優化國有股權結構。各集團公司應進一步明確資本布局規劃,確定核心骨干企業和管控方式。根據不同國有企業的功能定位,逐步擴大產權開放力度,保持合適的國有股權比例,下放產權管理權限。對提供重要公共產品、重要民生等領域的核心骨干企業,國有資本保持控股。對優勢支柱產業和金融業中的核心骨干企業,國有資本可以相對控股。除此之外的其他企業國有股權全部放開,按照市場規則有序進退、合理流動。

  11.引進各類社會資本積極發展混合所有制企業。加快國有資產資本化步伐,重點引進外資、民營、機構投資者等社會資本,在資金、技術、市場、管理等方面加強戰略合作,通過資本對資本,實現國有資本與非公資本交叉持股,相互融合,打造一批體制新、機制活、市場競爭優勢明顯的混合所有制企業。鼓勵民間投資主體通過出資入股、收購股權、認購可轉債等多種形式,參與國有企業改制重組。不同投資主體可以共同設立股權投資基金,參與國有企業改制重組,共同投資優勢支柱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開展對外投資。積極探索混合所有制經濟實行企業技術和管理骨干持股,形成資本所有者和勞動者利益共同體。

四、加快推進國有資產證券化,利用資本市場做大做強優勢企業

  12.利用境內外多層次資本市場推進企業上市。比照上市的要求,推動上市后備企業規范組建股份有限公司,合理設置股本規模和股權比例。積極推動具備上市條件的企業采取首發、借殼、分拆等方式,實現境內主板、中小板、創業板以及境外資本市場上市。整合集團內外部優質資產,通過增發配股、資產置換、收購等方式注入上市公司,實現核心業務資產整體上市,打造發展前景好、資產質量優、盈利水平高的上市公司。推進整合資產質量較差、主營業務不突出、盈利能力不佳的上市公司,加大資產、業務重組和債務處置力度,提升上市公司經營業績。到2017年底,重點集團至少擁有1家上市公司,經營性國有資產證券化率達到40%。

  13.加強上市公司股權運作。國有企業在加強產品經營的同時,要利用好上市公司平臺,加強資本運營,實現產品經營與資本運營雙輪驅動。根據資本市場狀況和企業戰略發展需要,在保持國有控股股東對上市公司合理控股比例的前提下,積極探索運用增減持股份、增發配股、可轉債等多種手段,加強國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權運作,為產業發展提供資金支持。

五、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增強國有企業核心競爭能力

  14.加強企業科技創新。加大研發投入,工業企業研發投入率逐步提高到3%,科技型企業逐步提高到5%,戰略性新興產業逐步提高到6%。加強對企業科技創新的考核,將科技投入和創新成果列入企業負責人業績考核目標。構建開放式研發平臺,加大集團內部科技資源和研發平臺的整合,鼓勵企業通過合作研發、委托研發、并購等方式獲取外部研發資源。聯合高校、科研院所和中央企業等建立科研協作平臺和產業創新聯盟,重點突破一批產業共性技術和關鍵核心技術。健全科技創新市場導向機制,推進企業科技創新成果資本化產業化。鼓勵企業發展和保護自主知識產權,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做優知名品牌,擴大品牌的影響力。

  15.加強企業管理和商業模式創新。夯實基礎管理,深化對標管理,推行精益管理和卓越績效管理,借鑒國內外一流企業的管理經驗,推進企業規范化、集約化、精細化、信息化管理。加強財務統一管理、資金統一調配、資源統一配置,有條件的集團應建立財務公司、租賃公司、境外貿易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加強商業模式創新,積極探索服務型制造、綠色供應鏈、電子商務、新金融服務和提供綜合解決方案等商業模式,提升價值創造能力。

  16.加強創新人才隊伍建設。加快建設科技領軍人才、技術拔尖人才和高級管理人才“三個層次、千人規模”的創新人才梯隊。建立鼓勵改革創新的激勵機制和容錯機制。對企業科技和管理創新作出重大貢獻的人才,給予獎勵。對改革創新未能實現預期目標,但勤勉盡責、未牟取私利的,不作負面評價。

六、推動國有企業完善現代企業制度,改革和創新體制機制

  17.健全協調運轉、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國有資產法》的要求,推動企業建立健全股東(大)會、董事會、監事會和經營層。加快國有獨資公司規范的董事會建設,三年內全部引入外部董事。在競爭類企業,逐步推進外部董事大于內部董事。探索實行財務總監委派制度。在混合所有制企業中,國有資本出資人應健全國有絕對控股公司董事會,依照法律、行政法規以及企業章程的規定,向相對控股或參股企業提出董事和監事人選。強化監事會的有效監督。建設精干高效的法人治理結構。精簡集團董事會和經營層,董事會(包括外部董事)的人數一般為5至7人,董事長為法定代表人,原則上擔任黨委書記。經營層原則上控制在5人(不含總經濟師、總會計師、總工程師)以內。規模較小的企業,根據公司章程,可以設1名執行董事,不設董事會,執行董事為法定代表人,兼任總經理,與黨委書記分設。集團的董事長、總經理不得兼任下級公司的職務。

  18.推行市場化導向的選人用人機制。探索符合企業經營管理者特點的管理體系和管理方式,實行更加市場化的選聘和退出機制。合理增加市場化選聘比例,逐步推行職業經理人制度,更好發揮企業家作用。深化內部管理人員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收入能增能減的制度改革。

  19.建立長效激勵約束機制。加快建立有利于企業轉變發展方式的考核評價體系,發揮企業經營者業績考核的導向作用。加強分類考核,科學合理地設置考核指標,突出價值創造、自主創新和節能減排。把考核結果作為對企業經營者兌現薪酬、誡勉談話、任職考核和企業重組的重要依據。

  推進企業經營者薪酬管理制度改革。完善“重業績、講回報、強激勵、硬約束”的薪酬管理機制。對制度健全、運作規范的董事會,國資委不再直接決定其高級經營管理人員經營業績考核和薪酬,由公司董事會根據國資委有關規定自主決定。對市場化選聘的高級管理人員薪酬,可根據人才市場及公司情況采取協商的方式確定。對行政任命的高級管理人員,根據“兩低于、兩掛鉤”原則,合理確定并嚴格規范薪酬水平、職務待遇、職務消費和業務消費等。

  加強對企業經營者廉潔行為的考核。與經營業績考核相結合,加強經濟責任審計,完善重大事項報告、述職述廉、民主評議和廉政談話制度。落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對企業經營者出現腐敗行為,實行“一票否決”,并追究責任。

  建立健全集團所屬企業核心骨干人員長效激勵約束機制。對實行職業經理人制度的企業,逐步實現高級管理人員收入分配與市場水平接軌。符合法定條件、發展目標明確、具備再融資能力的國有控股上市公司,對核心骨干人員可實施股權激勵。在科技型中小企業積極探索對核心骨干人員實行股票期權、崗位分紅權等多種激勵方式。建立與長效激勵機制相配套的業績掛鉤、財務審計、信息披露、延期支付、追索扣回等約束機制。

  20.完善國有資產有效監管機制。尊重企業主體地位,遵循企業發展規律,支持企業依法決策和經營,不干涉企業正常經營活動。以產權管理為紐帶,加強重大事項監管,向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完善的企業下放管理權限。推行企業領導人員任期考核和契約化管理,加大對企業領導班子和主要負責人的考核和監督。健全國資監管法規制度體系,推動地方立法工作。完善企業重大事項的監管方式,探索對股份制和混合所有制企業國有股權和資產監管的有效方式。加強投資后評價、財務審計監督,強化國有企業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完善覆蓋全部經營性國有企業的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制度,發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在推進改革調整和科技創新中的引領作用,逐步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比例,每年增加1個百分點。國有資本收益用于充實社保基金的比例由50%逐步提高到65%。加強國有產權管理。完善國有企業改革重大事項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機制。

  21.在國企改革發展中充分發揮黨組織的政治核心作用。積極探索現代企業制度與黨組織發揮政治核心作用、職工民主管理有效融合的途徑。在推進國企改革中,堅持企業黨委常委(或不設常委企業的黨委成員)可與董事會、經理班子成員實行交叉任職,進一步規范黨組織參與決策、主導用人、帶頭執行、保證監督的內容、程序和方式,健全黨委發揮政治核心作用的體制機制。推進股份制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時,黨組織提前介入改革方案的研究制定,根據企業體制架構變化的實際,及時建立撤并黨組織,理順黨組織關系,同步開展黨的工作。強化先進性教育,強化培養培訓,強化執紀問責,不斷提升黨組織和黨員發揮作用的實效。加強思想政治工作,超前搞好思想引領,凝聚改革共識,充分調動職工支持改革、參與改革的積極性。

  22.完善各類配套政策措施。完善國有企業改革涉及的工商登記、財稅管理、土地流轉、勞動保障等方面的政策規定,優化政策環境。加快建立穩定可靠、補償合理、公開透明的企業公共服務支出補償機制,建立企業政策性虧損合理補償機制。完善國有企業退出的配套政策,妥善處理包括人員安置、醫療和養老保險接續等相關問題。

 
版權屬中大咨詢,未經允許,不得轉摘
  中山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 廣州市中大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電話: 86-020-84115700 傳真:86-020-84113599 粵ICP備11084765號-5
qq五子棋助手 pk10直播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3D100期走势图 养保温车赚钱吗 微乐龙江麻将官方版 福彩快3攻略 贵州11选5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稳赢 ag真人 广西十一选五倍投计算器 豆豆麻将作弊器app下载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 时时彩后三取三胆方法 分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 白小姐王中王中特正版开奖结果 湖南动物快乐10下载